本報通化訊(記者 盧紅實習生王冬雪) 通化師範學院第五宿舍樓2單元有個607寢室,近日該寢室因住在這裡的8個姐妹全部考上研究生走紅。6月26日,寢室中最後兩名女同學在參加完學校畢業典禮後,戀戀不捨地離開了這個讓她們難忘的地方。
  氛圍+堅持+心態=考研
    走進607寢室,除了四個上下鋪的床位外,屋裡幾乎擺不下其他東西。然而住在這裡的8名女生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一起考上了研究生。記者瞭解到,這8姐妹都是通化師範學院2010級生命科學學院生物科學專業的學生。“剛上大學那會兒,一下從高中的緊張中解脫出來,大家都對大學的生活感到新鮮、好奇。直到上了大三,才感覺到要面臨就業的壓力。”24歲的周瑩一邊打包行李一邊說,“現在找工作太難了,一想到這大家就發愁,我們寢室對面是學習室,經常看到學姐們披著被成宿地在那學習。”邵巧巧說:“不知不覺地,八個姐妹開始離開寢室,加入到了去學習室的行列。”
    記者也通過電話聯繫到了離校的幾個姐妹。“我們八個人的性格太像了,如果不是在一個寢室可能也不會都考研。”23歲的於淼說,除了個人的自身努力外,寢室內部的氛圍也十分重要。“我們白天一般都會到自習室或圖書館學習,直到晚上才回來,有時回到寢室看見空無一人,想到她們還在挑燈學習,就有罪惡感。”
    寢室長孫勝楠表示,一個寢室都考研作息時間就一樣,大家就能安心學習,有問題一起商量,人多力量大。日前,607寢室被學院評為“考研先進集體”,上臺領獎時,八個姐妹相互感謝。“如果不是齊心協力,我們不會取得今天的榮譽,我們因同在一個寢室而驕傲。”周瑩說。
    考研期間,她們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晚上十一點半回宿舍。周瑩告訴記者,考研最後那幾天大家幾乎整宿都不睡,寢室十二點就熄燈了,她們就到走廊去背題,冬天走廊冷,大家就捂著厚厚的棉被在走廊坐成一排,即使再困也不想睡覺。“我們互相陪伴、互相鼓勵。”邵巧巧說。
  “學霸姐妹”並不是宅女
    “她們8個是按照抽簽的原則選擇寢室,連床號也是自己抽簽。”學院輔導員王雯雯老師介紹,從2010年9月入學至今,班級的第一名幾乎都在607寢室,寢室8人多次獲得學校獎學金,成為該學院的“學霸寢室”王雯雯說,這個“學霸寢室”的姐妹們並不是光會讀書的宅女,八人的大學生活也很豐富多彩。除了學習,八個姐妹也積极參加學院組織的各項活動。
    “我們倆倆抱團學習,只有回到寢室吃飯洗漱時才能碰面,見面後我們談論的內容也是當天遇到的難題或詢問彼此學習的進度。”周瑩說。
    周瑩告訴記者,考研難免心情煩躁,她們解壓的方式就是找室友出去吃飯或者逛街,緩解壓力,回來學習勁頭會更足。“考研的心態很重要,有些同學考了第一科覺得成績不理想就放棄了,不再堅持。其實我那時第一科考得不好,也不想考了,父母告訴我要堅持,正因為堅持,我勝利了。”周瑩說。
  當務之急是找男朋友
    寢室中最早離開的是考上東北林業大學森林生態國家教育部重點實驗室的高秀麗,之後是盧冬雪、朱思薇、孫勝楠。“每離開一位姐妹,我們都要集體送她。”周瑩說,就這樣一個一個地都走了,最後剩下她和邵巧巧。26日晚,邵巧巧和周瑩參加完畢業典禮後,二人相繼乘坐當晚的火車離校。“這幾天我們把學校的每個角落都走遍了,很留戀。”周瑩說,她感謝這個讓她取得成就的難忘的地方,邵巧巧家是江西的,要坐好幾天的火車。但因為沒買到坐票,她只能站著回家。“沒事,我特意準備了墊子。”邵巧巧開心地說。而家住延邊州龍井市的周瑩原本可以坐白天的火車回家,為了送邵巧巧上車,她選擇了凌晨2點的火車。“她坐的火車是凌晨1點多的,把她送上車我才放心。”周瑩體貼地說。
    提起這4年的生活,邵巧巧眼裡泛出了淚花:“我家是江西的,剛來上學時就我一個人,拿了好多行李。進入大學,我也總是生病,她們都很照顧我,好幾次半夜把我送到醫院。”邵巧巧說,特別是她的普通話,在姐妹們的幫助下有了特別大的提高。
    在考研的學生中,近七成是由於就業壓力;二成是因為考取的大學不理想而想繼續深造;一成大學生則是把上學當成避風港,不用那麼早面對來自社會的壓力。而在這些考研大軍中,大一時有六成考研學生,大二時則四成,大三時三成,堅持到最後的也許只有兩成。“不能說考研是最好的選擇,但是在下定決心奮力一搏後,就不要放棄。”周瑩說,她們8個人中除了邵巧巧有個遠在江西的男友外,其餘幾個都沒有戀愛過。“一方面沒遇到合適的,另一方面是為了學習,談戀愛難免會分心。”周瑩說,姐妹們分手時的祝福都是當務之急早日找個理想的男朋友。
  (原標題:通化師範學院一女寢“八朵金花”考研全中)
創作者介紹

京都

zi93zizo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